妳值得 | 愛.女孩

Home 志工日記 妳值得 | 愛.女孩
幾天前10月11日是國際女孩日,正好這些日子也有愛女孩志工團來到肯亞,進入村落和學校教導婦女縫製布衛生棉。不約而同地,幾個團員都問了我相似的問題:

「你一個女生在這邊,爸媽沒有反對嗎?他們的反應是什麼?」
一個女生,這應該是多數人見到我的時候最容易注意到的其中一個角色。我是一個女生,十分年輕,沒有來自同一個國家、文化背景的夥伴,隻身在外,不免使人馬上聯想到生活適應和安全上的顧慮。的確作為一個生理女性,我在這幾週生活、工作的過程中,已經感受到相比於男性一些更加不便和不容易的部分,比如說我必須避免一個人出門。當我只和一位當地人同行,而非像過去有一整團的志工一起行動,我更容易遇到當地男性上前搭話或者尾隨。我無意猜測他們背後的意圖好壞,只是這一切都在提醒我我是一個因為膚色而目標明顯的外國人,女生。每一天我在面對文化差異,也同時是在觀察當地文化對待女性的方式,以及他們認為應該如何對待異文化女性的方式。
衡量一個國家女性權益狀況是一件複雜的事情,身為一個外國人,我的感受又與當地人有所差異。然而這一週,有幾天陪著志工團進入村莊、學校教女性縫製衛生棉,也剛度過國際女孩日,我想說一說我在肯亞所看見、聽見的婦女困境。
幾天前的上午,我住處的牧師太太伊莉莎白,和志工團分享整個愛女孩計畫的起源。她是最初的發起人之一,她的童年在奈洛比的貧民區度過,那段日子沒有一天不是活在遭受性侵犯的陰影底下。得到傳教士資助完成學業,接著嫁給牧師之後,她心中一直有個負擔,在貧民區的生活她見過許多婦女因為疾病、暴力殞命,她想要拯救其他女孩。在她敘述貧民區女性承受的恐懼時,我想起不久前曾看過的一則報導,在喀麥隆部分區域,母親為了保護女兒免受性侵害,會燒熱石頭將她們的胸部燙平消除性吸引力。第一次聽或許會覺得荒謬,但這正反映了女性的困境。為什麼要費心提倡、關懷女性權益?其實是因為許多女生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被給予,這是人權問題。她們需要被尊重,也需要明白自己的價值。
當我第一次聽到女孩會因為無法購買衛生棉而無法上學的時候,我覺得難以置信。然而走訪了許多貧民區和村莊之後,我完全相信這是真實存在的狀況,而且影響了許多女生。不只一次,我遇到抱著孩子的年輕未婚媽媽,他們中斷學業,最初都是因為月經。在沒有受過適當性教育的情況下,有些女孩第一次來的時後毫無準備,被同學嘲笑而恐懼上學。接著,因為負擔不起衛生棉卻又無法阻止經血流溢,女孩選擇待在家裡等待經血慢慢流乾。每個月都必須經歷幾天如此狀況,長年累月下來,很多女孩就離開學校了。再來,月經來潮代表女性開始具有生育能力,在赤貧的狀況下,只要一個男性別有居心地展現關心、呵護,女孩很容易就獻上感情、身體,最後意外懷孕。
這週一在一所小學附近的貧民區,我拜訪了一位年長的媽媽。她有七個孩子,當時其中一個16歲的女兒也在場,抱著一個嬰孩。她告訴我,女兒在家裏沒錢資助的狀況下終止學業,也在那段時間她愛上一個男人,最後懷孕。除了七個孩子,還要照顧一個孫子,靠的是販售自家種的一點蔬果。離開貧民區的路上,陪伴我的兩名小學老師對我說:「如果今天你家裡什麼都沒有,一個男人來,他告訴你他可以給你好吃的食物、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鞋子⋯⋯你會很容易被拐走,甚至給出自己的身體。這就是這裡的狀況。」約兩個月前,我在烏干達的偏鄉也聽到了一樣的故事。「我們嘗試帶女孩回學校,也盡量給予她們物質資源。如果她們能先有鞋子和一些漂亮的小東西,接著透過教育使她們未來得以自立,她們會知道自己不需要用身體交換物質需求。」物質的匱乏連帶了影響女孩對於自身價值的判斷,她們的家庭一無所有、更不明白自己有多珍貴。而對於生活和未來又能有多少盼望?
這幾天,志工團完成衛生棉教學之後,都會問女孩們知不知道最美麗的女生是誰?志工們拿著已開啟前置鏡頭的手機走到每一個女孩面前,告訴她們:「這是我見過最美的女生。」我好喜歡這個時刻,看著每一個女孩緊盯著畫面中的自己,有些沉靜、嚴肅,從她眼中卻可以看見情緒的波動,那一瞬間是如此魔幻而動人。每一次,我們總會遇上比起其他女孩有更多肢體、心靈缺憾的女生。比如有一天在志工團離開前,老師帶著所有女孩和志工們一起唱歌跳舞,在教室內圍成一個大圓圈,卻有一個女孩孤零零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到她終於起身後,才發現原來她因長短腳不願一起跳舞。也有一次,一個年輕媽媽的穿著比起在場其他婦女來得破舊,她有些自卑、總是覺得自己做不好所以要其他人幫忙,看見自己的臉龐那一刻,她眼眶泛著淚。每一次、每一天,看著這些女生,她可能是少女、母親、或者已經當上祖母,多麼想讓她們明白:「妳很美,也值得被愛。」

月事的夢魘 <<
愛・女孩粉絲頁 <<

作者: Helen Yihan Lien

舊鞋。救命 step30.or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