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

Home 志工日記 愛是……
愛是  | 所有實質行動背後都應該是出自於愛
「愛是給他們需要的,不是給他們想要的。」…….

過去一週有三天的時間,我都在卡阮給(Khalwenge)村莊。十月初進入卡阮給的時候,道森牧師介紹我給村莊裏正在執行農耕計畫的青年,預知大家這傢伙以後會常常出現,不要太驚訝。「雖然她有不一樣的膚色,但我希望所有人記得她也是你們的姐妹。」他這樣告訴當時在場的人,即使這真的十分不容易,不只是外貌特徵,語言和文化差異都不時突顯出我們的背景不同。可是把彼此放在平等的地位上互動,乃至於把對方視為自己的一份子,是促進理解和溝通的重要方式。也只有這樣,我們不至於把自己高高擺在施救者的位置上,忘記從當地的聲音和角度理解他們的需求;當地人也會意識到外力援助並非永遠存在,使得我們更容易從對話互動中明白必須給予的協助是什麼,不再只聽到各式各樣期待由遠方來的人完成的心願。就在這樣一來一往的過程裡面,村莊的情況漸漸有了改變。
去年第一次拜訪卡阮給的時候,約翰牧師的小學校舍還只有木板結構糊上易碎的泥塊,一下雨整個教室就像戰場,在屋簷下的人都會被泥水襲擊。今年再回來,原本那排教室已經變成更堅固的磚屋了。其中一天因為走訪散落村莊各處的有機菜園又經過約翰牧師的學校,他興奮地招手說有東西想讓我看。在屋子一側的隔間裡存放了許多英文教科書,這些是之前牧師和志工們帶進來的物資,他說這些書對於學校孩子來說很珍貴,他想和我分享這樣的感動,也使我看見這些書本被好好保存且珍惜的使用。我想起我的肯亞家人,道森牧師在讀中學的大兒子曾告訴我:「教科書很貴,所以通常如果大家買了教科書,以後都會留給家裡更小的孩子使用。學校裡很多學生買不起教科書,上課就跟有書的同學分著看,老師們理解也接受這個狀況。」一本教科書要價700肯亞先令,鄉村家庭務農一個月平均收入800到1200肯亞先令,很難買得起,書本於是成為很寶貴的資源。

幾天後,新的一批養雞計畫也開始,接下來九個月的時間裡,卡阮給的其中十戶家庭會個別開始養五隻雞,養雞的過程中母雞所生的蛋和小雞可以留著吃也可以拿去賣,透過這樣的方式扶助農家的營養來源,甚至改善經濟狀況。養雞最容易遇到的困難是雞隻失竊、死亡或者不下蛋,所以並不是每一家最後都可以透過養雞增加經濟收入。十月初我曾拜訪另外兩個執行過養雞計畫的村莊,我的肯亞同事說要帶我去看養雞計畫的成功故事。比如說,瑪依納牧師因為養雞經濟收入逐漸增加,最後得以買下兩頭羊。
他卻謙卑地告訴我們:「我不能算是成功的例子,我只是幸運地在艱困的環境裡存活下來。」
我的同事原本是帶有些許炫耀的,透過養雞成功的家庭等同於他的工作成就,聽了這一句話他突然沉靜下來。到了卡阮給養雞計畫開始的那天,在村莊中心區域的一幢家教會小屋裡,他對著在場的村民說:「我們希望今天發送這些雞能在接下來幾個月帶來生命上的改變,雖然會遇上困難,但這是一個改變的機會。如果不能好好把握,我想大家都會同意應該把雞送給目前生命裡更有需要的人。」我看見了,他從希望這些家庭在計畫裡面取得成功,變成更深一層的希望他們的生命有所改變。他的工作動力從傾向於因為這些家庭成功可以使他的努力受到認可,轉化成更深一層之所以付出和努力是出自於愛我們在村莊裡的鄰舍,希望他們可以變更好。
「愛是給他們需要的,不是給他們想要的。」
這是幾天前肯亞辦公室晨禱分享的結語。如何分辨真正的需求和純粹的渴望,無非是在考驗每個人的智慧。在跨文化的合作裡,我們都在彼此學習溝通,嘗試把事情做好做對。我的肯亞同事們的文化衝擊不亞於我,一方面當地人期待他們站在當地人的立場,另一方面他們是協會在肯亞的代表,必須協助台灣那端分辨肯亞當地真正需要而不只是想要的援助。我們的肯亞同事需要從受助、被動執行任務的角色轉變成給予、主動推展改變的夥伴。漸漸地,在每一次的應對溝通裡,我看到他們的改變。
回頭看台灣,很多時候我們會問既然要助人,為什麼不先幫台灣自己人。其實很簡單,因為愛人這件事本身跨越國家、種族、文化,一切人類自己加諸在人身上的標籤。如果可以明白愛是一種普世價值,就不會問為什麼不幫台灣孩子,而要大老遠跑到非洲。同樣地,帶領台灣孩子理解東非,也同時是在透過東非偏鄉的故事反思台灣的富足與不足。我想有時候國際觀的欠缺不只是知識層面上的貧乏,更多是當我們為這世界依照膚色、國籍、陸塊劃分了不同界線並僵硬地依著這個框架去理解所謂的他者,很容易就被刻板印象侷限而無法真正理解來自異國的人和文化。台灣的孩子如果可以學會看見別人的需求、去愛遠方的朋友,何嘗不是實踐了一個重要的生命教育意義。
回到原點,我們的生命歷程都是為了學會愛人,學會因著這份愛去理解、接納和給予,而在努力前進。

撰文、攝影 : 連怡涵 | 非洲村長助理
【愛.女孩】
▶︎募資計劃 https://goo.gl/yz9wQF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