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紡織業究竟發展到何種程度?【轉載】

Home 非洲新聞轉載 非洲紡織業究竟發展到何種程度?【轉載】

工業基礎薄弱的埃及紡織業仍然處於起步階段。面對每年耗費巨大的紡織品進口以及基礎薄弱的紡織工業,非洲國家急切地期待快速發展紡織業,而中企正積極助力非洲實現紡織工業化。

非洲國家的紡織業廣泛不發達,即便以紡織業為支柱產業的埃及,也面臨著生產技術落伍、設備陳腐、技術工人等問題。目前,發展紡織業成為盧旺達東非共同體,乃至整個非洲的期盼。

全世界超過70%的捐獻衣物終極被送到了非洲。據資料顯示,無論是新衣服還是舊衣服,盧旺達每年在衣物進口上要消費超過1億美元。“我們希望獨立,穿本國製造的衣物。”盧旺達私營企業結合首席執行官傑拉德爾·穆庫布提出希望。

中國紡企的非洲選擇

在原料方面,儘管埃及本土的確擁有一些有名的紗線、面料和輔料,但其缺乏更多其餘種類,埃及70%的紗線面料和80%的輔件必需靠進口。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紡織品貿易國,是非洲發展更嚴密貿易關聯的目標國。然而,中國紡織業也有自己的困難。隨著國內勞動力成本的不斷回升,中國企業開端尋找更加便宜的勞動力,而目標鎖定非洲。比方,衣索比亞作為非洲第二大的人口國家,服裝工人的起薪是每個月21美元左右,僅為145.6元人民幣,遠遠低於國內程度。

此外,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家選擇非洲的理由還在於原料。國家統計局頒佈資料顯示,依據對全國31個省(區、市)的統計考察,2016年全國棉花產量534.3萬噸,比2015年減產26.0萬噸,下降4.6%。哪裡找棉?許多企業家給出答案——非洲。其中,坦尚尼亞是東非著名的棉花生產國,對於紡織行業來說,靠近原產地無疑可以大幅下降成本。

中企“非洲製造”的決心

儘管非洲一些國家的紡織業有了一定的發展,但總體來說還是以來料加工的加工貿易為主,其出口紡織品和服裝的附加價值很低。不少中國的紡織企業利用非洲國家紡織面料大批依靠進口的事實,首先擴展對這些國家紡織面料的出口。

此外,由於非洲國家對當地紡織業的大力攙扶,推出了一系列吸引外資參與的優惠政策,同時當地紡織業從業職員的培訓已經形成一定的規模,這些有利因素都使得外國投資者在當地樹立紡織服裝企業的客觀環境變得更加有利。

但是,目前中企建廠非洲還不得不面臨基本設施不完備等一系列問題,好比,從盧旺達吉佳利運往肯亞港口蒙巴薩所消耗的交通本錢往往比從蒙巴薩運往廣州都要高。

儘管如斯,在整體策劃下,不少具有資金、技術優勢的中國企業走進非洲投資建廠,不僅僅只是一般的衣物,皮革製品、塑膠製品和鞋子都已經開始轉變為“非洲製造”。其中,中國著名的女鞋製造商“華堅集團”就是出色代表,該企業已經在衣索比亞建立了女鞋工廠。而華堅和埃塞的配合堪稱互利共贏。在華堅獲取大量成本低廉的勞動力和原資料的同時,輔助埃塞發展輕工業,解決國內親近半數人口失業的問題。

未來,“中國希望能把‘中國製造’變成‘中國和非洲一起製造’。”中國駐南非大使田學軍在2016年的中非論壇約翰尼斯堡峰會中說過,中國非常期盼贊助非洲完成工業化,在2063年時,製造業可能佔據非洲GDP的50%以上。

南非:紡織業規模非洲第一

南非是非洲經濟最發達的國家,經濟發展水準較高,基礎設施良好,資源豐富,國內生產總值、對外貿易額均占非洲之首。

南非擁有非洲最先進的交通、電力、通訊等工業基礎設施。在南非經商的成本比起發達國家和一些發展中國家要低很多。南非關稅及增值稅政策優惠,貿易資訊開放,外匯管制小,政治環境穩定,具備多項吸引投資的優勢。而在中國的經濟發展戰略中,政府一直強調“走出去”,鼓勵國內企業增強海外投資,因此,中國與南非在經貿方面的協作存在著偉大的潛力。

目前,南非紡織業規模為非洲第一。南非消費者對紡織品需求具有多樣化和數目小的特色,其對品種的需求與發達國家無異,但總體消費水準卻只有發達國家的1/3左右。南非本地產服裝只能滿足內需的60%,當地對冬夏兩季成衣需求量大。時裝品嘗趨勢歐洲作風,白人對服裝需求特點是慷慨、傳統及手工精緻;黑人則要求服裝顏色鮮豔醒目,中低檔產品較暢銷。

中國作為南非第一大貿易搭檔,中國紡織服裝鞋帽產品在南非以及非洲大陸一直很受歡迎。

資料顯示,截至2015年底,中國對南非累計投資約130億美元,南非中資企業有300多家(含代表處),其中大中型中資企業約有140家,波及金融、礦業、家電、通信、汽車、工程機械、房地產、紡織服裝、物流等範疇。

中國駐南非大使田學軍表現,長期以來,在南中資企業踴躍投身於南非經濟社會發展與建設,自覺遵守南非各項法律和制度,與當地大眾和氣相處,當真實行企業社會責任,熱情參加當地教導、醫療衛生和社會公益事業

埃及:非洲紡織品面向歐美的門戶

如果中國紡織企業產業技術轉移至非洲,不僅能夠享受能源等方面的硬體優惠,還可以享受政策優惠等軟體條件。其中一些紡織業相對發達地域不失為良選,埃及就是其中之一。

埃及地處尼羅河三角洲,土地肥饒,日照充分,自然資源豐盛。埃及長絨棉和超長絨棉的年均產量占全球比例高達35%。假如投資設廠,埃及天然氣和工業用電價格相對較低,使得生產成本相對減少,產品更有競爭力。

資料顯示,埃及電費每度0.3元,天然氣每立方米3.5元,93號汽油每升僅2.3元。此外,人力資源也很低廉,平均月工資折合人民幣大概600元,行業工人技術也很嫺熟。

處於亞非歐三洲的交接處的埃及擁有優越的地理位置,輻射市場範圍非常遼闊,埃及人口約為8250萬,可輻射中東、北非等周邊人口總量到達近6億。同時,埃及既是進入歐洲和美洲的必經之道,又是非洲面對世界的門戶,還有著與歐、亞、非各國相連的海運、空運及同非洲各國相連的陸路交通網,交通方便,有利於產品的銷售與運輸,是紡織品進出口貿易的集散地。

在軟體前提上,埃及對紡織面料、染料及成衣的需求較大,且擁有一定消費能力。據瞭解,埃及男子的服裝平均消費為每年550美元;女子則為900美元以上。而與此相對的是其國內生產才能極為有限,本土工廠不足1000家。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為增進外貿的發展,埃及採取了進一步貿易自由化、減少關稅、降低經營成本,增強外貿管理的透明度,採用鼓勵措施,改良港口服務、海關手續、品質掌握和產品標準等一系列措施。此外,埃及還大幅度下調進口關稅,比如資產性裝備的進口稅較低,尤其服裝機械,紡織機械,零部件,化學和染色品等進口是免關稅的。埃及降低國內企業的生產成本,支援民族工業的發展。這些都為中國企業進軍埃及和中東市場,提供了良好的市場環境。

紡織服裝產業作為埃及重要的工業部門,占全國工業產量的30%和全國出口量的25%。同時,在與歐盟簽署的自由貿易協定下,埃及出口紡織品和服裝到歐盟國家實現免關稅,這無疑將加速更多“埃及製造”走進歐盟。

奈及利亞:棉紡行業待振興

20世紀70年代,奈及利亞石油經濟繁榮時候,棉花是尼重要的出口作物,那時全國有176家紡織業企業,卡杜納、卡諾和卡其納有著大量棉紡工業。

1980年,奈及利亞紡織業產值為89億美元,占GDP比重約為25%。阿莎巴商會主席指出,上世紀60到80年代,紡織工業在尼經濟中曾起到過主導作用,那時在卡諾、卡杜納的工廠曾雇傭過百萬工人,那時紡織工業對國家GDP的貢獻非常大。但隨著政府的工作重心移到石油上,疏忽了對紡織業和農業的發展推動,導致該產業的發展出現了嚴重問題。

資料顯示,2012年,奈及利亞紡織業產值下降到僅僅3億美元。尼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2016年一季度,紡織、服裝和鞋類行業在奈及利亞GDP奉獻率僅為2.1%。

國際棉花諮詢委員會2006/2007年度報告顯示,奈及利亞只有51家軋棉公司,但只有17家完全投產,產能利用率僅為33%,棉農僅剩25萬人。該委員會資料還顯示,2016年,奈及利亞棉花產量為51000噸,種植面積為25.3萬公頃,均勻產量為202公斤/公頃。

奈及利亞紡織品製造商協會負責人表示,每年奈及利亞從印度、中國、美國和土耳其進口紡織品和原料約40億美元,同時存在大量的走私進口。

缺少優質種子,成為制約奈及利亞棉花業發展的要害因素。而中間商在銷售棉花過程中摻雜水、沙子甚至石頭,也敗壞了奈及利亞棉花的榮譽,歐洲一些國家甚至制止奈及利亞棉花入口。

為緩解奈及利亞紡織業局勢,尼政府同意設立新的棉花、紡織和服裝製造業專項基金,向企業供給低息貸款支持。據悉,2010年尼政府就已設立了1000億奈拉棉紡服裝業發展基金,有部分企業受益。本次基金在從前經驗的基礎上,引入了新的扶持及治理機制,包含進一步調降貸款利率、延長貸款期限及新的配套政策支持等。配套政策辦法之一是,尼軍隊、各類軍事機構和政府機構採購的棉紡服裝類產品必須為尼本地製造。

專家呼籲聯邦政府成立國家棉花理事會,並在預算中加大對棉花的投入,對棉花種植提供技術指導,以扭轉棉紡產業衰敗的趨勢。阿莎巴商會主席呼籲政府能夠儘快振興紡織工業,以創造更多就業崗位。他指出,各級政府應當鼓勵生產棉花,並提供有力環境,鼓勵私營部門蓬勃發展。

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從原材料種植到面料生產再到紡織成品加工,非洲尚不能形成完整的紡織產業鏈。而儘管部分非洲國家盛產棉花等紡織原材料,但大多數非洲國家不得不大量進口紡織面料再進行成品加工,非洲紡織加工的產品附加值很低,這也凸顯了非洲薄弱的紡織工業產能。而作為全球最大的紡織品生產和消費國,中國在紡織工業上具備巨大的產能優勢,隨著中非經貿合作的深化,中企也積極助力非洲快速發展紡織業
(來源:國際商報)
圖文轉載: 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Fdty0F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