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there | 不遠,我們快到了

Home Uncategorized Almost there | 不遠,我們快到了
Almost there | 不遠,我們快到了

在肯亞,等待和耐心是基本生活態度。三個小時的路程算不上什麼,非常地近,六個小時?也很可以
Almost there 是在東非的日子司機最常對乘客說的話之一。標題雖然這樣取,但其實我只是想介紹肯亞的日常交通工具而已啦
說起來在剛到肯亞的七天內我已經嘗試了內陸飛機、穿梭巴士、摩托計程車,各式各樣大眾交通工具,只差沒搭火車、沒騎駱駝和驢子了(我在奈洛比看過駱駝,應該是從北非沙漠地帶一路跋涉過來的)既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累積豐富搭乘經驗,不如來介紹一下:

11號公車

在肯亞和烏干達的道路旁,隨處可見步行的人。從清晨到深夜都有人在走,他們可能是上班、回家、提水、上學、去市集……或只是閒來沒事散個步。一個我覺得特別的文化是這裡的穆斯林會從肯亞首都奈洛比一路徒步旅行到烏干達首都坎帕拉,沿途就借宿路旁的清真寺,這段路程大約得走上一個禮拜,中間還要翻越肯亞烏干達邊境的山峰,算是刻苦的朝聖之旅。

Boda boda 摩托計程車

路旁等待客人上門的摩托計程司機們
波打波打常見於肯亞烏干達邊境,波打這個名字應該就是Border,邊界的英文,轉化而來的。我第一次看到波打波打的時候,其實是想起了鄉下阿公的檔車,以前在台灣的農村很常見,小時候我也都是坐在儀表板前讓阿公載著出門。搭乘的時候通常沒戴安全帽還三貼,在台灣違法慘了。我看司機們其實都有配備黃色全罩式安全帽,但他們通常都掛在後照鏡上裝飾用,乘客就更不可能有安全帽了。至於三貼,波打的車身有分長短,長一點的車三個人坐其實空間還算寬敞,雖然我常常卡在司機肩膀的位子因為想看路況,坐墊就像沙發那樣很舒適。有一次搭波打的時候我正好在問身後的同伴關於肯亞城市規模大小的順序,司機就忍不住開口加入談話,我們一路從第一大城奈洛比排到第五。搭波打波打最大的障礙就是車身高,我下不來,又很害怕司機沒穩住撐好我們會一起倒,但後來證明是我擔心太多。

Tuk tuk

雖然在肯亞還沒搭過,三個月前在衣索比亞倒是體驗過,去過東南亞的人應該也都很熟悉那小巧敏捷的身影。這個交通工具被道森放在我的肯亞生活必體驗清單上,不過後來他知道我在衣索比亞搭過了,目前暫時沒有提要去搭這個。

Shuttle 穿梭巴士

出發前車上都會放著十分大而招搖的牌子告訴乘客這班車前往哪裡
我決定要稱呼他為肯亞小巴,它的橫衝直撞使我想起了香港小巴,只差沒有速限版會在司機超速時瘋狂大叫,倒是有音量開到最大的音響,滿車的輕快歌曲搭配車身的跳躍。第一次搭是為了往返時程兩小時外的大城,雖然小巴只花了一個小時就到了,由此可見開車速度有多驚人。後來據道森說他是故意要讓我嘗試此種大眾運輸的(難道是要測試我到底能不能嫁來非洲嗎?),他問我感覺如何,我回答還不錯我甚至睡著了的時候,他表現出驚愕:「你真的睡著?」,於是我猜他開始盤算讓我搭更艱困的大眾運輸工具。除了我那天搭乘的是坐好坐滿比較不擠的小巴之外,還有一種會把車子塞爆超載再出發的,看到附近有警察再停車清出一些人以防被罰錢。

內陸飛機

因為飛機本身小,所以上升下降的時候晃動特別嚴重,有如海豚在水面上跳躍,不過從空中俯瞰肯亞地貌起伏轉換對我而言是一個很棒的體驗。那天在飛機上一直有一種台灣的遊覽車的感覺,唯一的空服員像車掌,乘客們即使彼此不認識一上飛機卻互相打招呼、閒聊,也彼此幫忙找座位號碼、找空間放背包、逗小孩。

火車

廢棄火車道其實就是人行道
在肯亞西部的裂谷省生活,目前為止我只見過廢棄鐵道,沒有看到行駛中的火車,在英國殖民時期這條鐵路是一路從肯亞沿海大城蒙巴薩直通到烏干達首都坎帕拉的。 不過今年五月在中國的協助建設之下,肯亞重新開通一條由首都奈洛比直通到蒙巴薩的鐵路,然而肯亞也必須為此償還中國建設鐵路所花費的40億美元貸款。
以上是一些肯亞交通工具的介紹,希望有幫助大家多了解一點這個以動物的交通遷徙著稱的國家,或許下次我們可以來說說20分鐘的車程如何塞了三小時的故事。晚安台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