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日記

Home 志工日記

我們傾向相信,而且寄望一種社群共享的文化,並可腳踏實地逐步的實踐。雖然眼下的社會在富裕的過程導致這個結果淡化。而真實的社群中,彼此互相關懷扶助,並藉此緩和所有種類的貧窮現象。就算失去所有的社會資源,彼此還能互相慰藉。當沒有醫療可以治療疼痛時,照樣能夠互相撫慰。

平凡的偉大 | 那些用愛做平凡小事的人們   在台灣,多數人可能都曾聽過陳樹菊阿嬤的故事,她是台東的菜販,靠著賣菜積攢的錢,五十多年下來捐出一千多萬台幣,2010年獲選為時代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之一。比起許多人,她所擁有的並不多,卻十分慷慨,幾乎將畢生積蓄都捐給學校、育幼院。

愛是  | 所有實質行動背後都應該是出自於愛 「愛是給他們需要的,不是給他們想要的。」…….

溫柔與謙卑 | 丈量從感動到行動的距離 這十多天,我在烏干達。而兩個半月前就是在這裡,我還沒下定決心是否要駐東非的時候,當時已經在這裡待了接近三個月的Mei告訴我:「你必須真的很愛他們,才有辦法待得下去。」

不久前有個朋友告訴我,他看到泰山這部電影就想起我在非洲,「我覺得女主角很厲害,都跑到非洲去了最後還是被她找到一個白人在一起。」他說。我想起另一部電影遠離非洲(Out of Africa)

幾天前10月11日是國際女孩日,正好這些日子也有愛女孩志工團來到肯亞,進入村落和學校教導婦女縫製布衛生棉。不約而同地,幾個團員都問了我相似的問題:

讓我們來說點孩子和教育的事 「他告訴我,他想要讀書。」 你覺得孩子們的天堂會是什麼樣子?應該是充滿歡笑而沒有悲傷的吧。這些日子常走在肯亞的村落裡、小鎮街上,我覺得孩子們很快樂,整個世界像是他們的遊樂場。他們總是對我很好奇,在街上尾隨我、偷偷喊我「白人」,因為只要膚色跟他們不同就都是白人,年紀更小一點、更無畏的孩子會湊過來摸我的皮膚和頭髮,為什麼和他們不一樣。

在烏干達都吃什麼?

離開烏干達的最後一晚,我們一如往常的在家圍圈而坐,一起回顧、分享一整天的行程心得。在非洲的日子,每天的所見所聞真的都跟我們從前熟悉的有巨大的落差。或許一天在外服務的時間不像上班上學那麼長,但所花的體力和精神卻是非常非常多,我們每天回到家時常都已是精疲力竭。

能參與烏干達國外服務隊是在畢業這一年上帝給我最大的禮物。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能踏上非洲大陸,記得在第一次的服務隊訓練中,有一個活動要我們彼此分享對服務對象的想像,那個時候只能靠著微薄的地理課本知識勉強回答,腦海裡也只有黑黑小小肚子大大的人。當我們身處在烏干達時我回想起那個時刻,只覺得自己有些好笑,因為接觸到他們以後發現,和想像中的差別太多了!

剛好今天Karen 告訴我:「我很想記錄人們的笑臉。」我們看著彼此在旅途上拍下的照片聊著。

每次離家旅行前,「款行李」都是一項重要的大工程。尤其是出國,要在小小的空間和重量限制裡設法塞進所有的生活用品,我每每都是挑三揀四、來來回回好多次,到出門前最後一刻才能搞定封箱。出發非洲前更是如此,因為航班跨及不同航空公司,我們的行李重量規定繁瑣,加上需要帶上送往當地的物資及道具公務品,所剩的私人空間更是有限。於是我早下定決心,要在這趟22天的非洲行實施「去蕪存菁」的行囊收納術,精簡所有的衣物、用品,把一切化整歸零、越少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