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Home Uncategorized

「貧窮,是否真能只是一串數字?」 「不要再捐舊鞋到非洲了!」 「捐舊鞋只是圖產品利某些人!」這樣的話語其實真的非常成功地傷害到我們! 因為許多的默默努力都被有心寫手抹黑〜 我們心疼的並不是輿論的誤解 而是一路走來請立即獲取iTunes舊鞋的愛心,以及善心辛苦的志工團隊選擇現在才低調地慢慢講出真實現況 是因為明白這樣寫手的希望的就是筆戰的議題如果心初涉音頻的英文真的希望成為協助脫離貧窮的一股力量 那麼該做的該想的該寫的 應該的英文如何捲起袖子出個力#貧窮線 世界銀行在2015年貧窮將線的定義 從人日均1.25美元上調至1.9美元 計算貧窮的方式變得很簡單 只要低於它,就算是赤貧! 這樣的人數,非洲在一約有億人左右 單以數據太過冰冷 若是親臨偏鄉現場,看到的景象大概會是這樣: 。每個不是人都有鞋穿 一天大概只能吃一〜二餐。 學校很遠,要走很久。 。有電 。飲用水是從水源靠人工搬運好幾公里的泥巴水 。生病的致死率非常高 。孩子因感染,的疾病死亡率很高 終結貧窮的英文要讓窮人找回身為人類的權利。 能協助成為脫離貧窮的一股力量 […]

愛.女孩.Makerere University 在拜訪許多貧窮偏鄉的行腳中,最讓我們值得學習的是,並不是這些變故,或是每一個窮苦悲慘的故事。而是在這些絕境中持續保有希望以及歡樂。

西波卡鎮,以沙漠型氣候著稱,從乾涸的沙地向下挖,獲取生活所需的用水,為了保持水源的潔淨,波卡人用荊棘圍籬防止牲畜靠近,蜜蜂生存也需要水,因此在取水時被蜜蜂蜇是家常便飯。

在倉西(kyazi,發音接近Chazi) 附近維多利亞湖畔有兩個漁人聚落。 許多在此長大的孩子放棄去上學,因為他們必須協助父母賺錢養家。即使政府期望他們可以就近到走路約一小時遠的公立學校讀書,那對這些家庭來說依然太遠。他們甚至沒有足夠時間養活自己。

Almost there | 不遠,我們快到了 連怡涵·2017年10月2日

這是我第二次參與舊鞋step30的活動給相關的建議,目前的爭論其實就是有一些人主張: 給魚不如給釣竿….因此會朝向關注發展當地的紡織業給工作為主軸, 並希望有目標, 規劃和執行結果的公開必勉捐贈資源的方向偏了….

今天一早我們收到道森牧師從肯亞來的消息: 「這位美麗的婦女曾經雙腳感染沙蚤,之前無法走路行動,我們為她穿上了鞋,清潔了房子,現在的她不再被沙蚤所困擾了,感謝上帝!」

◣一個FB的留言◢ 您好: 關於援助與捐贈物資的事宜,我是念過相關學術領域的,因此我知道募捐物資與否的優劣。如果我是您,我在一開始就會知道募捐物資的優點與限制,以及甚至可能的負面結果,因此若遇到這樣的批評對我來說是意料之事,而我的回覆會是為甚麼我知道募物資的問題但現階段必須這麼做(例如目前資源有限,這是一個最快的方法),我們計劃做三年(舉例啦)後或是目前多少村子的多少比例居民有鞋子後重新評估如何改進援助手段與是否繼續募鞋。

鄉間多數的孩子在赤貧中生活,愛滋兒童高於平均數,偏鄉教育是當地的牧師窮盡所有的資源努力經營,並努力維持一天一餐的供應。許多孩子欣喜擁有這第一雙鞋。無論世界如何的進步,對這樣的村落依舊沒有機會改善生活的基本所需。

無論多麼炙熱的太陽,就會有光線無法穿越的地方。 有限的生命,可以不要被恐懼、教條束縳,內心的聲音不輕易的被別人淹沒。這裡的勇氣是突破框架,讓這個愛跨越海洋,遠走千里,因著自己,而成為了自己。為這樣的信念、如勇氣、與使命、與百年前的馬偕博士走訪蕞爾小島心志相同,成為這個世界角落真實的幫助。

▶︎全球的糧食生產足夠 60億人口吃飽!然而-- ‧ 全球仍有 8億飢餓人口! ‧ 全球有 2億名五歲以下兒童體重不足! ‧ 每 5秒就有一名兒童因飢餓而死亡! ‧ 先進國家寵物的飼料遠比窮人食物昂貴且營養. 因著全球氣候變遷,非洲的經濟困境,暴雨、乾旱交替加劇,可耕種面積縮減,吃飽是最大的考驗。

NGO組織需要勇氣與毅力,也需要真正的專業,與運籌能力來面對第三世界的挑戰,這是必須激勵自己需要不斷提升,以實際鄉間的投入以及實務經驗,導入資訊與管理,讓許多決策有著最佳的行動力。前車之鑒,後事之師,感謝很多人的提醒,讓我們知道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Change the world for the better, 這裡募集物資,也募集信心與勇氣,期待每個人付出一點關心,能夠讓這個世界變的更好一些。

每次的道別,必須壓抑 , 不能有任何承諾。 即使心中熱淚已匯集成河, 只能繼續微笑。 沒有辦法了解妳的苦澀, 只有擁抱, 將時光靜默, 安慰著妳生活的艱難。 . 而我必須自私的帶走那最珍貴的禮物, ~~是對妳的思念。

許多孩子期盼了許久的鞋子衣服終於進入了村莊囉,這是這群孩子的禮物,許多孩子第一次穿上鞋子,並感謝台灣每位參與捐鞋、衣物及書包的各位,台灣人的愛心得以遠播烏干達村莊。

今日的紡織業已非夕陽產業,而是具高度國際競爭、資本密集,供應鏈整合,技術密集的產業。1980年代產業進行全球化的分工,亞洲四小龍日本、韓國、台灣、香港在電子,紡織產業以彈性、效率橫掃全球代工產業。那時有個名詞“台灣錢掩腳目”可清晰敘述當時台灣的榮景。過去亞洲四小龍在紡織產業不斷推陳出新,東非的紡織業是在這樣的狀態下退出產業的舞台。

貧瘠的非洲鄉間無論再多的援助,總是需要由他們自己面對生活的挑戰。這是協會在2016年規畫的願景。講得太早擔心組織的能力,以及學習處理援助與國際政治上經驗值不足,無法落實。但是這樣的夢想在一個又一個的赤貧鄉間展開。

母親說:「在過去的台灣40、50年代,能讀書上學是一件多麼感恩的事情。」 有一位來自台灣的母親分享, 她看見非洲女孩的就學問題,特別有感觸, 她來自台灣傳統農村的家庭, 上有兩個哥哥,他她是最小的妹妹,

這次去帶隊新漾基金會的學生志工和舊鞋救命合作至烏干達服務,我們有許多的任務需要完成,其中一項是「愛・女孩」計畫,教導當地女孩、媽媽製作布衛生棉並正確的衛教觀念、性教育及生命價值觀。 生活貧窮、衛生觀念落後、女性地位卑微等眾多因素,讓「月經」這檔事變得十分不容易。多數女性無法負擔生理用品花費,只能用碎布、沙發海棉、塑膠袋等東西纏裹替代;有些女孩因為經期不便而無法出門就學;甚至有些女生自願以出賣自己的身體方式掙錢來購買每月所需的「衛生棉」。於是可想而知,女性陰部感染、愛滋病性病、未婚懷孕等狀況接踵而至,再後延伸的未婚媽媽、少女輟學也是當地層出不窮的問題。

這不是一灘泥濘,而是該地區人們賴以為生的水源處⋯⋯。 這裡是位於肯亞的NZOIA河與Mt. Elgon之間的一個,叫做Khalwenge的遙遠偏鄉。這裡的許多人都沒有機會就學,每天為了生活所需,食物、生命、珍貴的水奮鬥著。

「她的頭髮怎麼不吃水,我該怎麼辦啊!」。。。 一次又一次進入村莊,幫忙抬水、煮飯、補墻,希望能透過更深入一點的相處,多了解一些烏干達的文化,我們也才能回過頭來,以最貼近民情的親身經驗,去策劃更深遠的援助、教育議題。

溝通代表著離開自己的舒適圈,走進對方的世界,進而體會,理解

無論在世上最貧困艱苦的地方,總是能看見嶄露笑容孩童玩耍著,玩著自己發明的小遊戲,或是用回收垃圾袋綁成的足球。在最貧困的村子看見婦女眼裡驕傲與慈愛,困苦的生活中,面對我們臨時的造訪,總是用最熱請的款待,像對待天使一般面對我們這些訪客。

在沙撒拉沙漠以南的赤貧社區裡,有10% 孩子沒辦法活超過五歲。一天一餐的玉米食物,不僅無法維持一天所需的卡洛里,身體也沒法獲得身體所需的微量元素,維他命A、鐵、碘。缺乏這些為營養素,會造成腦部創傷、兒童發育遲緩、免疫系統下降,缺乏專注力、心理及發育障礙等。

【興學計畫 X 華夏科大】 在烏干達,肯亞北部,許多牧師與宣教士的工作。除了宣教,並長期投入關懷偏鄉的朋友。像台灣許多偏鄉的牧師與教會,終身奉獻在這些不知名的山林中,關懷著那裏的居民與孩子。但是在非洲許多地方,缺乏基礎建設,不僅生活艱難,僅是運送物資就是一件不容易的工作。